生態潛力與人文發展條件

人為干擾的降低,卻意外的使原本作為農業生產的土地,得以在自然力的作用下,逐漸回復到草原、草澤、水潭等多樣性溼地環境。

2002年2月,繼國際知名生態學家英國倫敦大學布蘭伍德教授來訪之後,英國與澳洲的鳥類學者布萊恩與李斯教授亦相繼來訪。這些國際知名鳥類學家,會突然將研究焦點轉向【福寶溼地】,其主因莫過於這片土地已成了國際保育鳥類的棲息地。高蹺鴴修長美麗的身影,小鷿鵜家族高達四十七隻的族群數量,亦令人眼睛一亮。只見牠們忽而覓食、忽而潛入水底的動作,構成了一副美麗動人的畫面。

然而,即便是【福寶溼地】是如此這般的受到國際間的重視,但是在台灣,因為加入WTO世界組織之後,失去了農業活動的競爭力。為了保存下這塊土地,政府必須尋求精緻化和生態化轉型,來提高農產品的附加價值。

這其中包括:(1)利用福寶地區原本農業生態園區內廢耕的農地進行棲地復育,營造出生物的多樣性,來發展深度的生態旅遊。(2)提昇傳統產業為休閒農業方式來重新經營。

a.自然景觀:獨一無二的草澤生態

自然景觀的特色本就是【福寶溼地】受到世界相關組織注目、研究的主要條件。

【福寶溼地】最主要的地區,具有蘆葦、紅骨草等植被元素。然而因為地層下陷土地鹽化的關係使得部分土地的牧草無法生長,這塊土地位於海水入侵土地使得牧草無法生長的天然V字型缺口。

這種天然漏斗狀的曲線,表現出海水漫入土地的範圍和律動,保持這樣的線條展現了牧草和海水相抗衡的界線,這個界線也常常是鳥類和自然的界線,許多鳥類正適合在這裸露出來的漏斗空間覓食,而在草澤的界限內築巢。

這種草澤景觀,因為時間、大自然作用力的催化,成為【福寶濕地】最與眾不同的自然景觀之一。

目前,由於【福寶溼地】亦成為許多保育類鳥類、生物的棲息地,當地居民在學者的協助之下,更為保育工作設計、興建賞鳥屋與賞鳥平台,並藉由植栽和綠美化工程,營造出一條有景觀特色並符合海岸生態需求的步道,並在在綠化的步道上所種植的苦藍盤、海茄苳等植物,以符合生物生態的作息系統。

b.保育類生態紀錄

【福寶溼地】之所以會為人發現,並受到國際重視,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為在這塊溼地上面所存活的保育類各式生物,目前【福寶溼地】已有一百六十餘種鳥類被發現及紀錄,除此之外,該區並擁有底棲生物豐富的廣大潮間灘地及河口溼地。

(圖:在福寶農業生態園區繁殖出來的小高蹺鴴,高蹺鴴幼鳥屬於早熟性,出生後數小時即可自行活動覓食。)

高蹺鴴

高蹺鴴的羽色黑白對比強烈,紅腳又細又長,總是優雅踱步在水中或草生淺灘邊覓食,甲殼、軟體類等無脊椎動物和小魚是其主要食源。雄鳥與雌鳥體型類似,辨識重點在體色:雄鳥的飛羽與體色呈黑色,泛著綠色光澤;雌鳥體色略呈褐色,下腹白色。 1986年在大肚溪口發現,是台灣高蹺鴴繁殖的第一筆紀錄,之後陸續在台南四草、北門等地發現繁殖點,中部以北記錄較少。1999年,漢寶地區始有高蹺鴴前來繁殖,配對數量逐年上升。

經過兩年來的棲地經營和保護,福寶地區的高蹺鴴繁殖巢數和繁殖成功率都比其他地區要來的高,這是值得欣慰的成果。

除了國際鳥類學者所重視保育類鳥類之外,【福寶溼地】特有的台灣招潮蟹,亦是底棲類生物的特有種類,台灣招潮蟹大螯形狀像剪刀一般。為垂直式揮螯,背甲黑色,大螯的可動指及不動指如象牙一般潔白發亮,在招潮蟹中體型屬較大的一種。在潮起潮退之間,好像對著潮水揮舞一般,所以有招潮的美稱.

目前世界生態保育學家均以招潮蟹存活與否,作為該地之保育成就指標,而在不經意當中,台灣招潮蟹為我們爭取到了世界注目的成就。

就在【福寶溼地】,招潮蟹勇敢的活了下來,並且繁沿不絕。

人文發展條件

承襲鄰近鹿港地區的地緣之便,【福寶溼地】居民的生活方式,有著其特殊的歷史景觀:

福寶村簡圖:

原福寶村於民國前十年(即明治三十五年)尚無地名,後來因為當時有一尾海翁(俗稱鯨魚),隨海水游來此地,,後來退潮時,無法游走,而在當地打轉成一堀,最後便以「海豐堀」為地名。海豐堀位處彰化西隅地臨台海風勁而名,建庄之始,彰化牛埔頭先民來此拓荒屯墾,紮茅棲居,遠溯清末光緒,歷經已屆百年。

日據時代,「海豐堀」隸屬台中州,彰化郡,福興莊;位於福興莊七九0至八一五番地,第十五保。後來由鹿港居民謝慶從當時的鹿港街、頂番婆,遷移來到目前的謝慶農場舊址。據說謝家有五兄弟,謝慶排行老大,之後依順序分別為:謝城、謝推、謝承、謝榮。謝家在日據時代時,曾受日本製糖株式會社(民國二十六年、昭和十二年)委託,開發該地區,經過三、四年的努力之後,才開發成功,並且將土地分別承租給地主,然而當時的日本製糖株式會社並未向謝慶索取租金,是以謝慶從此發跡於當地。

民國三十四年,該地正式更名為福寶村,第一任村長黃寶科於民國三十八年至由日本製糖株式會社更名為台糖公司服務。當時台糖公司依政府施政實施耕者有其田計劃,並由黃寶科管理福寶村契作甘蔗,直到六十五年,黃老村長退休為止。

當時,台糖公司開放所有土地,由地主放領,唯一的條件便是承租的前十年,在這些土地上都要種植甘蔗。後來,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亦來到福寶村,建蓋了十棟磚瓦房屋(約可容納兩百名榮民),一棟大禮堂、一棟村長宿舍。

因為這樣的歷史沿革,福寶村村民保存著與鹿港鎮居民相同的生活習慣與信仰。是以當地居民的信仰中心:寶安宮與聖后宮,均保存有如鹿港天后宮一般之建築風貌。另外在一般住宅建築部分,亦保存著閩南式建築的特色。

而位於彰化縣福興鄉臨海堤岸旁國軍退輔會福寶蛤蠣養殖場的集合住宅,亦是傳統的閩南式磚造建築。當時榮民配合當時的產業趨勢與當地的自然條件,以發展養殖漁業為主。

只是近來隨著台灣西海岸養殖漁業超抽地下水,使得台灣沿岸地層下陷,緊接而來的就是海水倒灌的威脅。種種的環境陰影籠罩下,再加上農民因歲月的增長而逐漸凋零,不再有足夠的體力與人力來承擔這沈重的生活工作。當最後一個榮民在1999年九二一地震離開後,這集合住宅就正式走入歷史,逐漸被歲月給掩埋,而褪去最後歷史的風華。

直至目前為止,【福寶溼地】居民仍維持著最簡樸的生活方式,主要賴以維生的產業為:農漁牧。